王永昌:新時代浙商該如何成為圣賢之商

浙商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發展,進入新時代的今天,也應該有新作為、新擔當、新形象。

世界浙商網訊2019-09-19 11:30:00來源:浙商智庫作者:王永昌

  編者按:2019年7月29日,新疆國際會展中心五樓宴會大廳內燈火輝煌、高朋滿座、浙商齊聚、歡聲笑語。以“揚帆起航新時代,浙商合力強新疆”為主題的“2019浙商新疆論壇暨新疆浙江企業聯合會(商會)第五屆理事會就職儀式”隆重舉行。浙江省第十二屆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浙商發展研究院院長王永昌到會祝賀,并以“新時代的浙商要努力成為圣賢之商”為主題發表了演講。以下為演講全文:

  各位來賓:

  大家好!

  剛才兩位主講嘉賓都講得很好,錢金耐董事長飽含深情地談了他幾十年來創辦企業的心得體會。王林教授視野開闊、信息量大,多側面地闡述了當前國際國內的經濟形勢,以及企業家該如何應對等問題,講得都非常精彩,很受啟發。

  接下來,我主要從浙商發展的角度,與大家做個交流。但是,我的交流主題,想盡可能從形勢的變化中思索不變的一面,也就是從動態發展的角度審視浙商應堅守的一面。

  1

  浙商如何以不變應萬變,以變化來提升自己的不變

  我們這個時代是一個變幻莫測的時代,也是一個取得巨大進步的時代。這個世界實在太精彩,國際政治、經濟、軍事局勢瞬息萬變。國內而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入最后攻堅階段,即將迎來現代化建設新時期。總之,一切都在變,變化之快令人應接不暇。當然,當今世界變化最快的人,莫過于特朗普先生。他的對華政策用朝令夕改、反復無常、出爾反爾來形容,可以說再合適不過了。古人有云:“君子一言,駟馬難追”。特朗普先生這種做法真讓人匪夷所思,也讓世人疲于應對。

  從中美貿易戰來講,商場確如戰場。商業競爭如同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有人說,這是一個消滅你沒商量的時代;也是一個你不知道將會被誰消滅的時代。因此,大家千萬要牢記,在這個瞬息萬變的時代,自己不該變的東西可不能輕易變。我們要用自己的確定性去應對外部世界的不確定性。否則,你會被“變”的洪流吞沒。

  我們搞哲學的人都知道,古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特有一個非常著名的論斷,即“人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赫拉克利特創立了一門“變”的哲學,他用非常簡潔的語言概括了關于事物運動變化的思想:“一切皆流,無物常住。”在他看來,宇宙萬物沒有什么是絕對靜止的和不變化的,一切都在運動和變化之中。大家一定要清醒認識到,在變幻莫測的世界當中,如何客觀全面地看待變與不變,如何用自己的不變應對變、用變來鞏固提升自己的不變,需要掌握和運用辯證思維。我們做人做事要有安身立命之道,也就是說我們辦企業或者做事都要有主心骨的東西。

  所以,今天我給大家講的主題,就是如何做到變與不變。如果變,那么在這個變的過程中,要明白哪些是始終不能變的。因為,如果把自己需要始終堅守的根基變了,那么你或者你的企業、品牌將成為隨波逐流的“樹葉”,隨時可能被大海吞沒。我想,企業家們在這個巨變的時代,應保持戰略定力,把握住未來發展的基本走向。

  今天,浙商要發展、要成長、要做強做大,一方面要隨著時代的變化而變化,但是你不能把自己變沒了,不能把筋骨變沒了,不能把自己的初心變沒了,不能把自己的根基變沒了。如果這樣,你將會走向毀滅。有人說,今天是個誰消滅你都不知道的時代,其實呢?真正能夠消滅你的又能是誰呢?是外部世界嗎?可以說與外部世界有關系,但歸根結底,能讓我們獲得重生或者毀滅的只有我們自己。因為一切選擇和決定都是我們自己做的。所以,是毀滅還是生存?是成長還是萎縮?是做強做大還是原地踏步?最關鍵的還在于我們自己的修煉。值得慶幸的是,浙商這個群體是一個特別能適應時代之變,又特別善于堅守初心的群體。

  浙商是沐浴著改革開放的春風,改革開放的陽光雨露而成長起來的,是隨著時代的發展而不斷壯大的。但在發展變化的背后,它始終不變的是:浙商要追求更美好的生活,要改善自己的生存和發展環境,要用自己的雙手去改變自己的命運,去創造自己更加美好的生活。從哲學的角度來講,不僅僅是浙商,而是所有人,都應該發揮主觀能動性,通過自己的奮斗來改變自己的命運。浙商當年為什么能在那種環境下闖出一片新天地?能夠從深山、田間走向城市,能夠從錢江兩岸飛向祖國的大江南北,世界各地?我們過去講,“凡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浙商”,后來有人認為,這句話還不能完全反映浙商那種奮斗創新、敢為人先的精神。所以,就有了另一句話,即“凡是有陽光的地方就有浙商”。在一些沒有人群的地方,我們浙商也去創業,也能開辟新的天地,最終在那里站穩腳跟并不斷發展起來。這從人的本質的角度講,浙商是最能把生命的本質力量充分發揮出來的一個群體。我們要始終思考,怎樣才能過上更美好的生活,更好地改變自己、改善生活環境、提高我們國家的發展水平。通過我們的堅持不懈、艱苦奮斗,去實現這些目標,并持續向好發展。因此,這種對美好生活的追求是不能變的。

  剛才有人提到浙商精神。我認為,浙商精神最關鍵、最重要的就是艱苦奮斗的創業精神。當然,各行各業、全國各地的企業家都有創業精神,但是浙商的創業是千方百計的創業,是特別能吃苦創業的。過去講的浙商“四千精神”,現在六句話的“新時代浙商精神”,其中最關鍵、最根本的就是艱苦創業,千方百計創業創新。因此,這種創業精神也是不能變的!也有人講,過去講“吃苦”,現在主要靠“知識”;過去講“創業”,現在主要靠“創新”;過去講“關系”,現在主要靠“誠信”,所以“四千精神”不夠了、過時了。其實,“四千精神”的核心是指千方百計的創業精神,這個永遠不會過時,也不能丟。“創新”“誠信”都需要千方百計去做。同時,大家不要誤認為創辦企業頭幾年才是“創業”,其實,企業做得再大,事業做得再好,永遠都是一個創業的過程。如果把“創業”與“守業”分開來、割裂開來,那就離“敗業”不遠了。

  還有,現在光講創業賺錢也是不夠的。浙商作為企業家是要賺錢的,但經過幾十年的發展,今天的浙商已經不能局限于思考賺錢養家的問題了,而是要用更大的胸懷——去反哺社會,奉獻社會。這也應是我們浙商的情懷,浙商的家國情懷。浙商要義利并舉,做到利人利己相結合,同時要奉獻國家社會,這是浙商身上傳承已久的、非常優秀的品質和特點。這種浙商情懷也是不能變的!

  浙商其他不能變的東西還有很多。包括我們現在講的不忘初心、牢記使命,落實到我們浙商身上,這個初心、這個本心、這個良知,就是要有溫良之心。剛才錢金耐董事長說,要做有良知的企業。這個想法是很好的。像這些都是我們浙商的內在的本質和精神力量,都是我們的初心。但是,我們要在這個基礎上去主動適應時代變化,在變化中去豐富和提升自己。大家要記住,任何一個人、一個政黨、一個國家,都是在當下的基礎上面向未來的,都是在不變當中達成新變的。這就是守正出新。

  所以,我們要有戰略定力。如果我們簡單的根據外部世界的變化而隨意變化,那結果就會變得很糟糕。特朗普的“貿易戰”搞垮你真沒商量,他可以讓你心跳加速,如果正常心跳一分鐘70次的話,他可以給你搞到140次,甚至更高,你受得了嗎?受不了!這就需要學會用“敵軍圍困萬千重,我自巋然不動”的心態去應對,你想我跳140次、200次,我就不隨你去跳那么多,也就是要堅持自己的基本脈搏心率(原則)。最近,我在研究華為問題。華為就是如此,任正非的心率就不去跳140次、200次,他從容淡定得很,不急不躁,沉著應對,華為現在不就挺過來了嗎?當然,這要有實力作后盾,要靠平時打基礎。

  所以,我們自己不能隨意變,自己的根基不能隨意變,自己的產業不能隨意變,自己的方向不能隨意變,自己的朋友不能隨意變,自己的形象不能隨意變,自己的精神不能隨意變,自己內在的東西也不能隨意變。要在這個不變的基礎上去求變,這樣你才能強大起來。

  這是今天我給大家講的第一點。

  2

  美麗的新疆是浙商創業的好地方

  據統計,截止目前,有26萬浙商在新疆創業,我們扎根新疆大地的決心不能變,而且根要扎得越深越好、越牢越好。

  新疆是個美麗的地方,這里有大美的天山,這里有盛產美味葡萄的吐魯番,這里有遼闊的草原,這里有藍天白云,這里有馬歡羊笑,這里有豐富的資源,這里有“三千精神”的胡楊,這里多民族和諧聚居,有近2500萬人口,生活在這里的人們每天都是歡天喜地、載歌載舞……新疆是個好地方,這里陽光燦爛、景色萬千,一派大美的新疆。在新疆創業的浙江企業家,各個都精神飽滿,笑容滿面,我想這與新疆的美麗環境是很有關系的。

  總之,新疆的資源非常豐富,戰略地位非常重要,現在又是“一帶一路”的核心發展區。發展前景如此美好,自然風光如此美麗。我希望我們浙商能扎根在這里,好好創業,不斷發展,把自己的事業與新疆經濟社會的發展緊緊聯系在一起,為新疆的發展和進步作出更多的貢獻。

  3

  新時代的浙商要努力成為圣賢之商

  浙商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發展,進入新時代的今天,也應該有新作為、新擔當、新形象。那種靠原始積累的時代已經過去,而且不光是原始積累時代,就是粗放增長的時代也已經過去了。現在已進入第三個大階段,也就是高質量、創新發展的新時代了。浙商的素養、品位也需要不斷提升和完善。

  那么,浙商的品位如何提升呢?

  同志們,我曾經提出來過,王陽明先生的陽明心學蘊含著各行各業行穩致遠的智慧,現代企業家通過陽明心學的自我修煉,可以成長為立功立業、立德立言的“圣賢之商”。王陽明是我們浙江人(古時紹興,現寧波余姚人),是我們的老祖宗。剛才錢董事長對陽明心學就做了很好的心得介紹,包括致良知四合院情況、打造良知良能企業,等等。

  陽明心學義廣精深,歷久彌新。如今,陽明心學研究已成為當代顯學,不同的研究者從各個角度對陽明心學要旨提出了各自的見解。比如,我們之前立項的一個課題叫《陽明心學與企業家精神研究》,就是從企業家角度研究陽明心學的。王陽明生活的時代有商人,還沒有我們今天講的企業家。但陽明心學的確對企業家群體,對我們每個人如何提升和完善自己,都有極大的借鑒作用。

  陽明心學承襲了中國儒學的經典。中國儒學的經典是什么?就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圣賢之學,有的也稱之為“內圣外王”之道。通俗一點講,就是怎么能夠成為一個比較完善的、高尚的人;成為一個能夠為社會做一些好事、大事的人,更高的要求則是成為一個圣賢之人。

  王陽明的思想主要是圍繞怎樣做一個圣賢之人而展開的。他強調人人都可以成為“圣賢之人”,每個人天生就有一顆“圣賢本心”。他認為,每一個人,哪怕這個人現在是小偷,哪怕這個人現在是皇帝,哪怕這個人是罪犯,但這個人本質上都是有圣賢因子的。他認為,每個人本來都是可以成為圣賢之人的,但人來到世界上以后,有的人受各種不良環境的影響,以及各種不成熟心智的蒙蔽,所以會干出這樣那樣一些不利于社會和他人的事,也就是缺乏良知的行為。

  王陽明的心學和朱熹的理學不同。朱熹認為,“理”寓于外物,提出了“格物窮理”的觀點,是要從外部世界發現“天理”。王陽明不贊同這一觀點,他認為“理”不存于物而存于人的心里,只有從自己的心中去發現即可。他說,一旦離開了心,外面世界就不存在理不理的問題。所以,他提出“心外無物,心外無義,心外無善”,故而有了所謂的“心即理”。當然,這個“理”,指的是一種先天的道德規則,即所謂的“天理”,也就是做人做事的基本“良知”。

  那么,要怎么做才能成為圣賢之人呢?陽明心學告訴你,那就是要去“致良知”。

  “良知”可理解為“知識”“智慧”“良心”,最主要是指做人做事的基本“道理”,所以更多的是指“道德本體”。王陽明認為,如果一個人的行為都能達到自己內心良知的要求,或者都能遵從內心良知去做事,那么這個人就是圣賢之人。因此,要努力去發現、去挖掘、去修煉自己的心,把“良知”挖掘出來。而挖掘“良知”的過程,就是要“致力”、去行動,自己要努力,“知”了、認識到了,同時也就意味著你認可了、你要去做了,因而就有了“知行合一”這一說。他是不贊成先知后行、知難行易等學說的。在他那里,知即行,行即知。他認為,做到知行合一,你就成為一個圣賢之人了。用我們今天的話來說,你就成為一個高尚的人,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用的、有良知的、高素質的人。

  可以說,“陽明心學”是企業家自我修煉、修身養性的一種好指引。中國古人講的“圣人”要做到“三不朽”,即要立業、立德、立言。做到“三立”就是圣人了。顯然,“三立”有個程度問題,所以“圣人”也有個大小,而且人的一生中,總會做一些“三立”的事,但一輩子事事處處要做到“三立”就難了。所以,絕對好與絕對壞的人恐怕是沒有的。毛澤東同志說過,只有死人才不會犯錯誤。“三立”中的“立言”比較難些,但不只是指“著書立說”,而是廣義指的“說教”,把好的觀點、想法、做法去傳播、去宣講,也屬“立言”。

  我主張在立業、立德、立言之外,再加一個“立后”。“立后”是指把自己的子孫后代教育好,同時關心社會上的年輕一代,把他們培養教育好。這也應該是“圣賢之人”的職責。因為我們的所有一切都要靠他們去傳承的。做到了這“四個立”——立業、立德、立言、立后,就可以稱得上是圣人了。我們的企業家都是可以成為現代圣賢之商的。

  那么,具體要從哪些方面來提升和要求自己呢?我想談以下幾點:

  第一,讓心強大,做有高度的浙商。我們的心應該成為一顆能夠牽引自己和牽引社會的心;我們的心應該成為一顆充滿愛和感恩的心;我們的心應該成為一顆充滿活力的心,我們的心應該成為一顆充滿正能量的心。所以,我的題目叫“讓心強大,做有高度的浙商”。我們的心應該成為一顆澎湃的心,像太陽一樣充滿著正能量。這個世界上最宏大的東西是什么?絕不是風浪,也不是大海,而是“心”,它可以統領、涵蓋整個宇宙。陽明心學最厲害之處,就是認為心可以打通世界,心我合一,心和萬物相連。

  第二,讓腦發達,做有智慧的浙商。今天的浙商,不能僅僅是通過體力讓自己發展壯大的浙商,要利用一切學習的機會,用各種知識來武裝自己,把自己的大腦武裝起來。四肢發達,腦袋也要發達。同志們,以前是靠苦力,或者是靠膽力去賺錢。現在看來這已經行不通了,現在的社會是知識型社會,是知識、智慧經濟時代,知識、智慧就是最大的財富。所以,今后要想把企業做大做強、要想讓企業擁有可持續發展的能力,要想讓企業立于不敗之地,那我們就需要不斷地用新知識來豐富自己,堅持學習,堅持調查研究,在此基礎上不斷去創新產品、創新企業管理。

  第三,讓行執著,做有匠心的浙商。也就是說要我們要心行合一,我們的行動要執著、執著、再執著。我們做企業的要義無反顧,一定要把自己企業的產品、產業做深、做精、做好。比如說,任正非創業30多年,他始終對著一個目標,始終對著一個“城墻口”沖鋒,他組織了幾百人、幾千人、幾萬人,現在是組織了18萬多人,只干一件事,并對這個“城墻口”進行了大量的財力投入,現在他每年是150億美元以上的投入,未來每年將達到150億到200億美元的投入。每年這么大的投入,就只對著一個“城墻口”。這個“城墻口”是什么?就是他從事的信息通信產業,或者說得再窄一點,就是信息管道,他就是“瞄準”這個點,花幾十年,把它做精做好。這就需要一種有專業精神、專注精神,一種工匠精神。大家永遠記住,偉大的背后都是苦難,輝煌的背后都是磨練。成功都是靠艱苦奮斗出來的。

  第四,讓我放大,做有大我的浙商。我們浙商一定要把自己這個“我”進一步放大到整個社會,把自我和整個社會打通,不要看問題、做事情僅僅局限于自己得到一時一會的多少好處,一定要與整個社會進步同心同德。比方說,我們在新疆的浙商,一定要把“我”放到整個新疆中去謀劃,放到整個祖國的發展中去考慮。當然,企業做到世界級,就要有全人類的情懷。把“我”不斷地放大,把自我這個“我”和整個社會打通,“我”在做的這件事是否有利于社會,“我”這件事做成了,是否為社會發展進步起到了促進作用。比如,任正非率領的華為,它有一個非常好的價值觀念:華為始終以客戶為中心,具體內容很多,其中有一條:企業成功不成功,不是賺錢多少,而是怎樣為客戶創造價值,讓客戶成功!

  最后,放一首我們專門為浙商創作的歌——《飛翔吧,浙商!》,獻給在座的各位浙商。

  最后,我衷心希望在新疆發展的浙商們在已有的基礎上,把根扎得更深,然后,飛得更高,飛向祖國的四面八方,飛向更加美好的未來!

  謝謝! 

 

  本文作者:王永昌 

  浙江省第十二屆人大常委會副主任

  浙商發展研究院(浙商智庫)院長

浙商傳媒運營   備案號:浙ICP備05021105號-2   客服熱線:0571-85310626

欢乐生肖走势图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