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勇:關于浙江“十四五”規劃的一些看法

“十四五”發展思路從大的方面考慮,要突出三個“動”,即開放帶動、改革推動、創新驅動。目標是要瞄準四個“深度”,即深度市場化、深度國際化、深度城市化、深度數字化。

世界浙商網訊2019-08-12 09:11:00來源:浙商智庫作者:黃勇

  文|浙商智庫副院長  黃勇

  從省發改委領導崗位退下來后,長遠發展問題考慮得少了。7月30日受邀參加省社科聯、省發展規劃研究院舉辦的浙江“十四五”發展面臨的主要問題與突破思路專家研討會,又逼著自己去思考,在會上談了一些不成熟的看法,與大家交流,并供決策部門參考。   

  關于面臨問題

  “十四五”時期與“十三五”時期比較,從宏觀層面看,需求側方面,消費、投資、出口“三駕馬車”形勢都相似,就是出口因中美貿易摩擦升級,不確定性更大一些;供給側方面,土地、勞動力、資金等要素供給仍呈現趨緊態勢。供需兩方面綜合來看,有一個矛盾比較突出,就是有消費能力的無有效供給,有消費需求的無消費能力。具體到浙江,主要問題是經濟規模做大了,但競爭力仍然不強;人民收入提高了,但均衡性仍然不夠。當然這是拿更高的標準來衡量。這些問題做“十三五”規劃時大都分析過。 

  與“十三五”時期比較,“十四五”時期最突出的差異是國際背景的變化,中美貿易摩擦以過去人們難以想象的速度在加劇,大有從“貿易戰”向“修昔底德陷阱”演變的態勢。從國內看,金融風險、實體經濟的壓力在進一步加大。意識形態之爭對經濟發展的影響短期內也難以從根本上消除。   

  關于突破思路

  記得做“十三五”規劃前期研究時,我們的基本思路貫穿了三個關鍵詞:轉型、創新、改革。用一句話說,就是出路在轉型,關鍵要創新,根本靠改革。“十三五”規劃中已把“創新”的地位擺得很高,《綱要》里面甚至把創新驅動列為首位戰略。 

  “十四五”發展思路從大的方面考慮,我認為也跳不出這些。我在想是不是要突出三個“動”,即開放帶動、改革推動、創新驅動。原來開放含在改革中,面對“十四五”這樣一個國際大背景,更要強調開放這件事,置創新和改革于開放之中。目標是要瞄準四個“深度”,即深度市場化、深度國際化、深度城市化、深度數字化簡單解釋一下: 

  所謂深度市場化,就是要加快深入推進市場化取向的改革,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系,真正讓市場在資源要素配置中起到決定性作用。 

  所謂深度國際化,就是要進一步擴大開放,遵循國際規則和慣例,堅持互利共贏原則,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向人類命運共同體邁進。 

  所謂深度城市化,對浙江來說重點有兩個,一是加快推動從土地城市化向人口城市化轉變,二是空間組織上以都市區統籌城鄉一體化。目前不少人對都市區這個概念的理解還有些偏差,一說都市區就認為是超大城市、特大城市,至少也是區域性中心城市。其實,真正意義上的都市區,核心是中心城市,同時包括通勤半徑范圍內的廣大鄉村。所以說,建設發展都市區的過程,就是統籌推進城鄉一體化的過程。

  所謂深度數字化,不要單獨理解成發展數字經濟,也不能把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對立起來,搞成非此即彼的關系。應當說數字化比數字經濟的內涵更寬泛。深度數字化,就是要實現數字化賦能經濟社會發展的方方面面,使其高度融合。 

  關于前期研究

  我有這樣一個看法,做“十四五”規劃前期研究,能不能不要把主要精力放在一些概念性層面的思路上。前期研究我主張要在小切口的點上多下功夫,這樣更有實際意義。 

  比如,如何更有效地制定實施政策?眼下有一種現象,對一件事重視了,就會上上下下政策滿天飛,數量很多,目不暇接,但真正有質量、針對性強、管用的政策并不多。問題出在方方面面忙于第一時間出臺政策文件,前期調研并不充分。還有出臺政策的主體與兌現政策的主體并不一致,導致政策空轉。我不太贊成動不動就搞成1+N政策體系。個人觀點,在一級政府層面,如果一個文件能說清楚的政策,切莫人為擴大成N個政策文件,把簡單問題復雜化。總之,如何追求政策的高質量,是個很值得研究的課題。 

  又比如,對于開發平臺建設,也不能像刮風一樣,一陣刮東南風,一陣刮西北風。記得這些年來關于開發平臺曾經出現過好幾個熱點,從產業集聚區到特色小鎮,再到小微企業園區,應當說每一種類型的提出都有其較大的現實意義。可問題就出在有的地方像猴子掰玉米,掰一個扔一個。這種做法肯定是不可取的。因為不同類型企業對開發平臺會有不同的需求,我們在土地資源配置上,在經濟政策引導上,務必統籌兼顧。對于每種類型的開發平臺,也存在不少值得深入研究探討的問題。 

  再比如,上海自貿區新片區已覆蓋到小洋山島上了,這對浙江來說,既是個機遇,也是個挑戰。怎么辦?比較欣慰的是,日前我們到舟山去調研,舟山已經在著手研究了。省里的“十四五”規劃前期研究,也應當作為重點。現在盡管沒有講這是探索建設自由貿易港,但其實新片區的一些體制政策設想就是奔著自由貿易港去的。很顯然,如果中國大陸要設立第二個自由貿易港,長三角區域肯定是首選,而洋山區域也將是不二選擇。這是上海的機會,也是浙江的機會。浙江與上海聯合起來共同謀劃、共同推進,才能加快其進程。我認為這步棋下好了,會成為浙滬合作的典范,對長三角更高質量一體化能起到巨大的推動作用。別的不說,對大洋山開發會帶來新契機。由于中國的世界工廠地位正在慢慢轉移,貨物和集裝箱吞吐量增長不如前幾年那么快了,目前小洋山南側碼頭設計能力是1850萬標箱,其實智能化和裝卸設備上去之后,吞吐能力翻一番也不成問題。如果光從國內箱量增長看,大洋山開發的需求確實不用那么急迫。但若自由貿易港政策落地在該區域,情況可能就會發生大的變化,國際中轉箱量這一塊將有較大的增加,大洋山開發的價值便會凸顯。所以,對自由貿易港這件事,我們應該組織力量抓緊研究,而且與整個區域開發要統籌研究。   

  此外,研究長三角自由貿易港方案,應有多方案比較和備選,其中一個方案可把浙江自貿區部分區域納入其中,作為油氣全產業鏈特殊功能區。再是要把大洋山等區域統籌開發結合起來通盤謀劃。 

  我舉這些例子,無非是想說明一點,做“十四五”規劃前期研究,抓住幾個重點問題深入研究,比泛泛梳理一些新概念、新提法更重要。 

  本文作者:黃勇 

  浙江省政府咨詢委員會學術委員會副主任、研究員 

  浙商發展研究院(浙商智庫)副院長

浙商傳媒運營   備案號:浙ICP備05021105號-2   客服熱線:0571-85310626

欢乐生肖走势图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