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銳評 | 汽車工業產業鏈:命運要握在自己手里

無論是技術還是敬畏都需要時間的沉淀。這是短時間難以彌補的差距,也是中國汽車工業的巨大發展空間。

世界浙商網訊2019-09-02 09:42:00來源:世界浙商網作者:吳美花

  世界浙商網訊(浙商銳評員 吳美花 制圖 李紅紅)又是汽車。
  近日,一張國威科技員工在廠區門口拉橫幅討薪的圖片在網絡上熱傳。隨著全球汽車銷量的下滑,汽車工業的多米諾骨牌面臨被推倒的危險。在中國,連續增長28年后的汽車工業面臨首次下挫,突如其來的市場寒流讓原本尚未培育成熟的整個生態鏈體系受到承壓。
裂縫,在內部率先出現。
  國威科技是眼下最為典型的案例。作為汽車零部件廠家,國威科技將資金鏈斷裂的鍋甩給了主機廠。主機廠自然是不甘心隨隨便便被扣帽子,揭露國威科技是因投資地產業務板塊失利而陷入困境。
  浙商銳評員無從判斷哪種說法更接近資金鏈斷裂的真相,但主機廠與汽車零部件廠家之間的矛盾不是在這個環境下才滋生的。

  No.1 

  國威科技為何把“鍋”甩給主機廠?  

  國威科技資金鏈斷裂的消息一經報道,評論區就被攻陷了,很多矛頭對準了主機廠。從這一點看來,汽車零部件廠家與主機廠確實積怨已深。
  浙商銳評員剛剛參與了一組關于浙江汽車工業的策劃報道,在采訪所獲得的信息片斷中,我們可以拼湊出長久以來相對弱勢的汽車零部件廠家的生存環境。他們的上游是鋼鐵、鋁等大型有色金屬企業,下游是主機廠,無論面向那一端,都沒什么議價能力。而在主機廠面前,它們更是需要接受一些“霸王”條款,如每年按一定比例降低采購價格。
  近幾年,主機廠對自身提出了更高要求,即零庫存。而所謂的零庫存,其實是將庫存壓力轉移到了汽車零部件廠家的身上。這些零部件廠家需要圍繞主機廠的倉庫組建自己的倉庫,將主機廠需要的汽車零部件提前備存在倉庫內,隨時等待前者的召喚。
  而備貨期并不計入回款周期內,只有零部件被裝上整車的那一刻,才開始計算回款周期。也就是說,如果回款周期是60天,備貨期是60天,零部件廠家的墊資周期就長達120天。為了做到無條件執行這些條款,零部件廠家能做的就是將自身的成本管理做到極致。
  有業內人士在接受我們采訪時說,一旦進入主機廠的采購目錄,零部件廠家就受盡了蹂躪。他告訴我們,很多零部件廠家的凈利潤都低于5%。

  No.2 

  那么,主機廠該不該背“鍋”? 

  有業內人士曾告訴浙商銳評員,對于汽車零部件廠家而言,最好的出路未必是進入主機廠的采購體系,過去那些面向出口市場的零部件廠家日子過得可能更舒坦。 
  不過有意思的是,很多零部件廠家都有一個進入汽車工業主流圈子的夢想。這種夢想,與那些進入紐約淘金的異鄉客想要融入當地主流社會的夢想一樣迫切。這也是過去幾年,中國汽車工業中頻繁出現國際并購案例的重要原因。
  也是從這里,我們看到了中國汽車零部件廠家的雄心,他們并不滿足于當下這種受制于人的狀態,希望盡快將主動權抓到自己的手中。因為不是所有零部件廠家都如他們一樣過得憋屈,只要掌握核心技術,也能讓主機廠俯首稱臣。很多原本強勢的自主汽車品牌,面對博世與麥格納等全球頂級的汽車零部件供應商,為了買到核心部件也只能早早地奉上定金提前預約。
  作為自主汽車品牌,他們面對的競爭對手是已有百年歷史的歐美汽車品牌。要在猛虎野獸出沒的叢林中殺出一條血路,他們必然會以最為顯性的價格優勢盡快圍獵市場,參與國際競爭。從商業邏輯看,主機廠手握話語權向上游要利潤空間,無可厚非。 
  因此,國產零部件廠商如今所遭遇的困局最終還得歸咎于自身技術的可替代性。

  No.3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話又說回來,無論是主機廠還是汽車零部件廠家都未意識到雙方是綁在一條繩上的螞蚱,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從整個民族工業與生態出發,當主機廠以強勢的姿勢在食物鏈頂端俯沖向下,吞食零部件廠家的利潤空間時,也在對中國汽車工業的生態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 
  處于食物鏈底部的汽車零部件廠家無法用多余的利潤空間投入到研發中去,也會讓主機廠始終處于被全球頂級的汽車零部件供應商挾制的地位。對于整個生態而言,產業鏈上的每一環都很重要。在當前全球汽車銷量下滑的前提下,主機廠應該注意保護零部件廠家的積極性,給予后者更多機會,一起同舟共濟。
  當然,中國的零部件廠家也不能因此再次將命運交付給主機廠。28年的產業增長,得以讓他們沉淀了一定的資金與技術,此時也更應該拿出技術突破的韌性與魄力對自身的現狀作出積極的改變。 
  這是中國汽車工業高速增長28年后,不得不沉下心來面對的現實問題。
  在此以兩個故事作為結尾:一位在德國收購了零部件企業的浙商,看到對方工廠的設備上都刻著一個名字。后來才知道,這些是工人以其寵物或家人的名字命名的。還有一個故事是日本一個發動機品牌,產品名牌上市4個有組裝資格的工人的名字。
  這兩個故事告訴我們,國內汽車工業的發展或許除了缺技術,也缺少了一份敬畏。這種敬畏所面向的可能是工業靈魂,也可能是契約精神。不過不得不說的是,無論是技術還是敬畏都需要時間的沉淀。
  這是短時間難以彌補的差距,也是中國汽車工業的巨大發展空間。

浙商傳媒運營   備案號:浙ICP備05021105號-2   客服熱線:0571-85310626

欢乐生肖走势图彩经网